超级肥大BBW高潮,肥妇大BBWBBWBBWBBWBBWBBW,美国大肥女BBWBBW

  • <button id="hjaec"><acronym id="hjaec"></acronym></button>
    <dd id="hjaec"></dd>
  • <progress id="hjaec"></progress>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萬達文旅重起爐灶 王健林瞄準紅色文旅

      2018-11-01

      timg (6).jpg

             在參觀完遵義會議會址之后4個月,王健林決定拿出100個億,在遵義婁山關建一個紅色小鎮和2個萬達廣場。

        這里是著名的紅色文化旅游基地、革命教育基地和軍事教育基地,氣勢恢宏的千古名篇《憶秦娥·婁山關》就鐫刻在婁山關的崖壁上。數年后,萬達版紅色小鎮就將依偎在這片山腳之下。

        10月22日,萬達與遵義相關框架協議在北京萬達總部簽訂。目前,萬達方面已經啟動婁山關紅色小鎮的前期調研工作,他們要在此處打造全國著名紅色文化傳承基地。一個月前,萬達版延安紅色小鎮也剛剛敲定。

        此時的萬達,正處在“變現文旅永久退出”的羅生門中。與融創和13個萬達城的徹底交割協議,讓萬達再度站到風口浪尖上。

        王健林收斂了去年曾有的怒氣,變得更加沉穩。交易之外,通過兩份聲明,王健林希望向外界傳遞一個強烈信號,“文旅”仍是王健林開疆拓土的重要工具。

        王健林過去一個月的行程單,可以看出端倪—延安、西安、敦煌、蘭州、遵義、武漢等城市的密集會晤,意味著王健林重啟文旅投資,是有準備而來。未來,不排除有更多萬達文旅項目要洽談。

        今年年初,當哈爾濱會場飄蕩著《歌唱祖國》的旋律時,臺下的王健林激動得難以自已,從桌上拿起方巾悄悄擦掉眼淚。后來他向外界坦言:“2017年萬達放緩了腳步,但筋骨未傷。2018年,萬達迎來30歲,要‘從實際效果出發,不玩概念,不燒大錢’?!?/span>

        王健林再一次提到做百年企業的夢想。但當萬達一只腳深深扎根在過去和傳統,另一只腳卻踏入未來和創新的洪流,要如何去對抗這種撕裂?兩個月后,他們將重新亮出家底。

        交接權杖

        折戟順馳之后,孫宏斌(博客)與他掌舵的融創鮮少再提沖擊行業排名,但嘴巴不說不代表心里不想。

        王健林點破甚至利用了孫宏斌的心思。去年年中,走到命運十字路口的王健林主動找到孫宏斌,對他說“拿走萬達城,兩年內,融創可以闖進房企前兩強”??戳巳烊f達的賬本后,孫宏斌決定努努力吃下這筆438.44億元大單。

        一份“哥倆好”的協議在去年7月19日簽署—西雙版納、南昌、合肥、哈爾濱、無錫、青島、廣州、成都、重慶、桂林、濟南、昆明、??诘?3個一二線城市萬達城的91%股權,讓融創吃到了5897萬平方米的優質土儲;而萬達依舊把持著項目規劃設計權、建設運營權,還一并圈定了20年里130億元“顧問費”。

        事關數百億交易,數千億資產,以及數十個地方政府的協調工作,匆匆簽署協議的萬融雙方在履行過程中,出現了大量新問題。一年又三個月后,這兩家的婚后托管關系走到盡頭。          

        62.81億元,長達11頁紙的合約里,融創志在獨立運營這13個萬達城。10月29日,他們直言不諱稱,要的就是“運營管理界限更加清晰”。萬達方面亦很坦承,“合同執行中發現,該(托管)合作方式確有諸多不便,項目規劃、建設和運營管理與投資方一致,對項目發展才更為有利”。

        “并購只意味著監管及財務層面成功實施了,團隊磨合上沒那么容易。融創是大股東,他們對運營也有指導。兩家公司風格完全不一樣,萬達團隊面臨著雙頭管理的難題,而融創團隊也會覺得被動,但這些都還是小事,”萬達文旅某中層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大難題在政府方面。萬達城一般都是各地政府的重點招商引資工程,突然出現萬融兩個品牌,他們也會焦慮項目進度與規劃是否變更?!?/span>

        一位不具名的知情人士則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過去多年,王健林靠萬達系金字招牌占據了主動權,當年甚至不少省級政府主動去找他合作。萬達的商業信譽、招商能力和開發實力是地方上最看重的,有些地方上給萬達的土地價格甚至不到市價的1/3。但有些萬達城項目還沒開始建,萬達就要退出了,那之前地方上給出的優惠條件可能就要收回了”。

        融創去年至今的一系列公告,已經清晰勾勒了這條艱難的交割路線:連續三次延期交付,直到今年6月30日,才全部接手13個萬達城。而截至10月29日協議當日,??谌f達城和濟南萬達城91%的股權依舊未能過戶給融創。

        濟南萬達城就是老大難之一。2016年8月26日,濟南萬達城630億元巨無霸投資計劃出爐。王健林以當中超280億元的文體旅游投資,換得了濟南當地4200畝廉價土地。一年后,首批1495畝土地被定向拍賣給萬達,樓面價僅2800元/平方米,而當時濟南當地的拆遷補償價已到1.3萬元/平方米。

        誰也沒想到,萬達拿地剛滿10天,便將濟南萬達城91%的權益易手融創。有消息人士稱,當時濟南市政府甚為不滿,暫停了濟南萬達城的土地出讓。而王健林此后兩度到訪濟南,孫宏斌與旗下高管同樣到訪濟南,向當地政府做解釋和承諾。

        騰訊《棱鏡》有過披露,王孫兩人最終與濟南當地政府達成共識,將濟南萬達城的開發建設一拆為二,融創只負責濟南萬達城一期項目1495畝土地,二期1964畝的土地依舊由萬達負責。此外,濟南當地還要求他們簽訂補充協議,對萬達城的建設時間、標準、后期運營等提出嚴格要求,否則將采取不允許住宅銷售,收回土地等懲罰措施。

        眼下,除了南昌、合肥、哈爾濱等6個萬達城開業之外,融創手中還有7個項目在建或等待開業。他們除了一次買斷13個萬達城內樂園、商業、秀場、游艇會等的總體規劃設計、建設管理、品牌許可、運營咨詢、運營管理等權利之外,更重要的就是“現狀接收”所有涉及的萬達員工,給出的是相同的待遇與半年的考核期。

        今年1月3日,孫宏斌加上融創行政總裁汪孟德、財務總監曹鴻玲、法務總監薛雯、首席運營官馬志霞等高管一行6人到萬達總部,專門與王健林商討萬達城資產交割問題。而如今還保留著13個萬達城9%股權的王健林,還將與融創一起闖關,“萬達將動用全部資源,全力支持13個萬達城中尚未開業的項目順利開業及運營”。

        重起爐灶

        這紙新合約下,王健林徹底退出文旅業務的外界論斷由此而生。

        萬達為此連發兩份聲明進行反駁,稱文旅集團將是萬達的“永續發展”產業;將繼續投資文旅產業;要保留和重組文旅骨干團隊。

        事實上,近一個月時間里,王健林頻頻奔走于各地,與地方重要高層會晤,被視作萬達重起爐灶布局文旅的關鍵信號。

        10月12日,王健林在敦煌莫高窟前留影,滿面紅光。這一天,他們剛與敦煌市相關領導就萬達在敦煌投資文旅項目的可行性進行了初步溝通。

        擱置許久的蘭州萬達城計劃,也將迎來新發展。在敦煌行的前一天,王健林在蘭州拜會了甘肅省內和蘭州市高層官員。他們熱切談論的話題之一,就是要加快10個萬達項目的落地,其中之一就是蘭州萬達城。

        沿著“一帶一路”的節點路線,王健林在國慶前還專門去考察了西安萬達城的項目選址。兩年前的12月,西安相關部門的人專門奔赴南昌萬達城調研學習。南昌萬達城,是首個以“萬達城”命名的超大型文旅商綜合品,這在萬達文旅產業發展史上有里程碑意義。4個月后,西安萬達城推進工作領導小組成立,并將此項目列為重點項目正式簽約。

        直到不久前,西安萬達城才再次被提上日程。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萬達準備將文旅與體育合為一體,在西安放入唯一性IP的重大項目。

        “除了上述在談與即將落實的萬達城,萬達之前還在武漢、惠州、長沙、烏魯木齊等地有過布局準備,”萬達內部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王健林保留了萬達文旅產業的骨干團隊,正在重組文旅規劃院、文旅建設中心和文旅管理公司,“預計在元旦前后,萬達2018年年會上將公開新文旅架構?!?/span>

        眼下,對于王健林來說,重塑與地方關系,獲取地方各類優惠政策與配套,仍是萬達發展的關鍵之一。在有噱頭有看頭的文旅領域,萬達斷然不會白白放棄淬煉多年的文旅核心技術。但這些還在框架協議里的項目,何時能夠落地,還是未知數。而王健林是否重拾大型文旅重資產投資,會有多大力度的投資決心,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畢竟,在轉手13個萬達城的時候,王健林拿出來說服萬達內外的理由是:“經過數學模型分析,每個大型文化旅游項目需要七八年有息負債才能往下走,十幾年才能收回投資。萬達十幾個文旅項目疊加在一起,雖然通過銷售物業能回收大部分現金,但至少五六年內,每年凈增1000億元負債,壓力相當大?!?/span>

        萬達給出了一個簡單的解釋:今后,將本著重資產、輕資產兩條腿走路的方針,繼續投資正在洽談的一批萬達城項目,其中輕資產萬達城將選擇包括融創在內的多個投資方進行合作。

        紅色路線

        王健林的目光,此刻還鎖定了一片傳統房企鮮有關注的領域 ——紅色文旅。

        在流言四起的時期,10月22日,萬達宣布與遵義政府合作開發紅色文化旅游項目和萬達廣場,似是向市場宣告:文旅依舊是萬達的名片,他們沒有放棄文旅產業。

        從此次和遵義政府簽約的情況來看,萬達計劃在遵義市內以直投、合作獨資、合資等多種形式開發建設萬達紅色文化旅游項目1個和萬達廣場2個,項目總投資計劃約100億元。

        其中,萬達廣場項目額作為大型城市綜合體,其中集中式商業占地面積約4.7公頃,商業總建筑面積不少于7萬平方米,業態包括但不限于國際影城、大型超市、兒童娛樂、室內精品步行街、時尚街區等。

        萬達紅色文化旅游項目將作為遵義打造全國著名紅色文化傳承基地重點項目,集紅色文化傳承、旅游、商務、研學、培訓、體驗、旅居、康養度假、購物為一體,占地面積約67公頃(折合67萬平方米)。

        在此之前,萬達已與延安市政府簽訂了一份《紅色旅游小鎮項目合作框架協議》。但關于這筆投資的相關細節,萬達至今還未作任何披露。

        “萬達將旅游城市進一步細分出紅色旅游,是一個非常棒的決定,”蘭德咨詢總裁宋延慶(博客)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紅色旅游是目前旅游產業的重要板塊,也是非常有前景的一個熱門市場。

        《2018年全國旅游工作報告》顯示,近3年來,全國紅色旅游接待游客累計達34.78億人次,綜合收入達9295億元。文化和旅游部發布的報告顯示,上半年,18個紅色旅游信息報送重點城市和填報數據的436家紅色旅游經典景區共接待游客4.84億人次,同比增長4.83%,相當于國內旅游人數的17.13%,實現旅游收入2524.98億元,同比增長5.73%,相當于國內旅游收入的10.32%。

        “但國內大部分紅色旅游目的地的旅游商品開發現狀還并不盡如人意,旅游商品的同質化傾向嚴重,旅游商品創意概念的表達受阻,”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旅游管理學院院長厲新建認為,國內紅色旅游一定程度上存在著諸如紅色旅游資源開發模式單一、項目建設同質化嚴重、產品結構不合理等問題。

        王健林可以重新站到機會區?!跋啾热f達城的體量和投資額,紅色小鎮就是迷你版,并不會對企業的資金鏈造成過重影響,”易居(博客)研究院研究總監嚴躍進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更關鍵的是,紅色旅游沿線以貧困和山區地段為多,是扶貧攻堅的重要領域。類似延安等城市,這兩年基礎設施改善非???,包括高鐵建設等,所以投資的機會較大。

        在此之前,萬達在貴州丹寨已經有過小鎮項目、扶貧項目的操盤經驗,其中“丹寨萬達小鎮”被視為中國鄉村文旅樣板級項目,和中國企業參與旅游扶貧的優秀案例。

        不過,紅色旅游項目建設不同于萬達城,如何確保紅色文旅的本質與方向,如何將紅色文化與科技、動漫、電競等現代、年輕元素結合,如何不過度市場化、經濟化,這依舊挑戰萬達的實力。


      超级肥大BBW高潮,肥妇大BBWBBWBBWBBWBBWBBW,美国大肥女BBWBBW